黄花忘忧,何以疗愁?

发表时间:2019-09-29 来源:《中国生态文明》杂志 作者:曹俊

一直以为忘忧草只是文学想象,不存在于现实中。

这个想象,最早源于周华健的一首歌,歌名就是忘忧草。

来来往往的你我与他/ 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/ 忘忧草 忘了就好/ 梦里知多少/

身处金黄色的花海,我才恍然得知, 儿时在山野中偶然得见的金针花、黄花菜,居然就是忘忧草。

坐标大同云州,忘忧大道, 忘忧花海。

确实如海。簇簇叠叠叶层层, 朵朵孤秀自拨,灿烂无边际。凑过去轻轻一嗅,没错,阳光的味道。

一瞬间,确乎忘忧。

 

1

在我所见过的食材中,黄花菜是功效最广的药;在我所见过的药材中,黄花菜是最美味的菜。药中美味,菜里珍品,浓淡黄花。

细长的花瓣,金黄的色泽, 浓郁的芳香,爽滑的脆嫩。蒸、煮、炖、炒、煲汤、做羹、凉拌,作为百搭配菜,黄花菜成就了很多经典佳肴,历来是传统美味。孙中山先生素食养生多年的得意之作“四物汤”,就将金针菜排在了第一位,“金针菜、木耳、豆腐、豆芽等,实素食之良者”。

萱草忘忧,黄花菜在很多药典中都有收录。最有说服力的是明朝《本草纲目》:“煮食,治小便赤涩,身体烦热,除酒疸。消食,利湿热。作菹,利胸膈, 安五脏,令人好欢乐,无忧,轻身明目。”

一道食材,同时也是药材, 无甚稀奇。药食同源,乃中医文化之博大。难得的是,作为一味药材,称得上美食;作为一道美食, 算得上良药。

生姜、菊花、鱼腥草,药效不错,但作为食材,味道欠了点。

山药,木耳,香菇,是优秀的食材,但作为药材,功效窄了点。

大枣、枸杞、桂圆,山楂,赤豆, 味道和药效都不错,但作为食材, 单调了点。

大多药食同源之物,只能是煲汤烧菜的调味品,不可单独食用。

更多品种的药材,味道与食物根本没有可比性,与美味毫不沾边。

可是,黄花菜不一样。

作为药材,黄花菜功能之广, 疗效之显著,很多专业药材都比不上。可以止血、消炎、清热、利湿、消食、通乳、消肿、明目、安神、降血压,还能作为病后或产后的调补品。

作为食材,黄花菜口感之美味,营养之丰富,是素食上品。酸辛中带有一丝甘甜,绵软中带有一缕清香,醇厚,又脆爽。其含铁量比人们熟悉的菠菜高20 倍;胡萝卜素含量高于西红柿, 在蔬菜中名列前茅;卵磷脂含量高于一般蔬菜,被誉为“健脑菜”; 丰富的钙和维生素A、B1、C 等, 在抗衰界也有不少粉丝……实乃保健养生之佳品。

兼具药食之效,将二者完美结合,黄花菜可谓极品。我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菜,能有黄花菜这样的大度,这样的胸襟,这样的包容,让这种融合那么淡然, 那么低调,那么气定神闲。

莫道农家无宝玉,遍地黄花皆是金。

 

2

在我所了解的药材中,黄花菜的药效表达最有诗意:忘忧。

忘忧之名,从何而来?萱草忘忧。

千百年来,萱草始终是网红一枚,既有医书药典记载,又有诗词歌赋加持。

最早的文字记载,应是《诗经? 卫风? 伯兮》:焉得谖草, 言树之背?谖通萱,意为忘。这是最浪漫的一个版本,其后两句为“愿言思伯,使我心痗。”描写的是妇人因丈夫远征,忧思不能自遣,欲在家居北堂栽种此草, 玩味以忘忧也。

最广为流传的版本,来自三国嵇康《养生论》:合欢蠲忿, 萱草忘忧。

最标准的答案,应是《博物志》所述:萱草,食之令人好欢乐, 忘忧思,故曰忘忧草。

最具体的解读,是明朝李九华的《延寿书》:嫩苗为蔬,食之动风,令人昏然如醉,因名忘忧。

最具实证精神的,是清代《本草正义》:今人恒以(萱草花) 治气火上升,夜少安寐,其效颇著。

是不是有点疑惑?这些记载都言指萱草,没提黄花菜呀。

黄花菜是萱草20 多个品种中的一种。在诸多萱草中,有忘忧之效的,只有黄花菜。所谓萱草忘忧,准确的表达应是,黄花忘忧。

在医学上,有镇静或安神之效的药材有很多,惟独黄花菜被赋予忘忧二字。与忘忧一比,其他词顿时显得寡然无味了。在我们所见过的药材中,恐怕再难找到如此诗意的表达了。

这是黄花菜的幸运。

忘忧,多么有诗意。诗意, 哪能无诗人。

有学者专门研究过,历代专咏萱草的诗词歌赋有300 多篇, 以萱草作为文学形象的更多。其中,萱草始终离不开忘忧的设定。不知是诗人赋予了黄花的忘忧之意,还是萱草之忘忧成就了诗人的传世佳作。

却道荷花真解语,岂知萱草本忘忧。

琼枝虽疗渴,萱草忘人忧。

对萱草兮忧不忘,弹鸣琴兮情何伤。

何人树萱草,对此郡斋幽。本是忘忧物,今夕重生忧。

这里的忘忧,已经超越了药物疗效的范筹,更多的是物我两忘,是精神寄托。何以忘忧?与其说是萱草,不如说是文字。与其说是疗愁,不如说是释放。可这种心灵默契,不正是排解忧愁苦闷的最好途径吗?

有诗为证,杜康能散闷,萱草解忘忧。借问萱逢杜,何如白见刘。

诗人明白,忘忧何必在庭萱, 是事悠悠竟可宽。

 

3

在我所感知的角色中,黄花菜是最得体的配角。

请说出一道以黄花菜为食材的名菜。

多数人很难立刻给出答案。

没错。黄花菜在菜品中几乎是隐形的,隐形到很多菜中即使有,我们往往也会忽略。

这正是黄花菜的可贵。安于做配角,做得浑然天成,自然而然。

黄花菜是配菜,但却没它不行。试想一下,经典家常菜木须肉, 经典凉菜四喜烤麸,经典小吃豆腐脑,如果没有了黄花菜,美味是不是大打折扣?

黄花菜很百搭,但从不喧宾夺主。几乎任何主菜,都可以和黄花菜搭配。搭配之后,菜还是主菜的味道,不同的是口感更独特,香气更醇厚,味道更绵长。黄花菜的加入,是润物无声,让细节更加完美;是画龙点睛,令品质精益求精。很多常见的优秀配菜,很难做到这一点。比如香菜、芹菜、韭菜,提鲜提味很好, 但搭配面比较窄,稍不讲究,很容易掩盖主菜。

黄花菜加持,让美味更健康。红烧肉、扣肉里放点黄花菜,可化肉之油腻,不仅能使肉食口感更好,还能免“三高”人群之顾虑, 因为黄花菜可以降血压、降胆固醇;炖猪手加点黄花菜,可以增强猪手的美容催乳之效;黄花菜炖母鸡汤,既能滋补又可解忧; 黄花菜烧鱼,让鱼肉去了腥味, 多了草香味,还能提高免疫力; 黄花菜与木耳炖汤,让止血养血之效更强。

简言之,N+ 黄花菜= 养生。这份养生,没有奇怪药味的打扰, 没有降低口感的困扰,不是负担, 不是画蛇添足,美食仍然是美食, 甚至更加美味。

如果在蔬菜中评选最佳配角, 黄花菜当之无愧。

黄花味道淡淡的,让主菜更突出;黄花身形细细的,让主菜更醒目;黄花作用大大的,让主菜不辜负;黄花藏得深深的,让主菜没烦忧。

这就是配角的极致。只为主角出彩,自己不要喝采;只向大局服从,不问自我得失;对主角坚定的支持,让自己绝对的低调; 让一切看起来水到渠成,不存在丝毫矫情张扬。

配角的最高境界,自然而然。

 

4

在我所认知的植物中,黄花菜是我见过适应性最强的一种。

每种植物都有喜好的温度、水分、光照和土壤。任何一种条件的变化,都会影响到植物的地域分布。

黄花菜是少见的适应性极强的植物。西北的甘肃庆阳、陕西大荔,华中的湖南祁东、邵东, 西南的四川渠县,华北的山西大同,东北的吉林白城,华东的江浙,华南的广东等等,不论东西南北,不分旱湿,不择地形,不管是平川还是山地,也无论砂土、黏土还是火山土,黄花菜在我国绝大多数地方都能种植,而且种植时间都有几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。

浓厚的黄花情结,强烈的黄花自信,让很多黄花产地走上舞台,希望给自己的黄花定位,如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、黄花菜原产地。光是“中国黄花之乡”, 就有四川渠县、湖南祁东等几个地方多年来争论不休。

对黄花的执着,曾催生了一份网上排名。论品质,前四位分别是庆阳、大同、大荔、祁东; 论产量,前四名仍然是这几个地方,只是顺序略有不同,为祁东、大荔、庆阳、大同。

不管是黄花之乡的定义,还是网上排名,本身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黄花在这些地方的表现, 是这些地方对黄花的看重。不难发现,大江南北、黄河内外,黄花都有好品质,都有大产量。黄花与自然环境之和谐,让人震惊, 更让人赞叹。

是什么让黄花如此充满韧性, 给一片土壤,就能生长?黄花喜阳光, 也耐半荫;喜湿润, 也耐旱; 耐热,也耐寒,在北方冬季可以自然越冬。

是什么让黄花生命力如此旺盛,有一支根,就能发展出一群根?黄花一次栽种后,根部自然生发,三五年之后,就是郁郁葱葱。如此可长几十年,甚至高达七八十年!

不辜负一段生命历程,最好的办法,就是努力生根,日日成长。日升月沉,花开叶落,世界上有最美的风景,就是你努力的样子。

 

5

在我所知道的花卉中,黄花菜是最有牺牲精神的。明明可以靠颜值,却偏要靠努力。

盛夏的大同云州,第一次邂逅忘忧花海。点点金黄,凝成一望无垠,海浪一般翻滚,热烈而奔放,又似油画一般宁静,纯粹而温润。

那片花海,是花的盛宴,更是花蕾的灿烂,花苞的狂欢。

因为那万亩黄花,主要为食用而种。

食用的黄花菜,不能是已开花的花朵,而是眼看要开花的花骨朵儿。专业表述为,含蕾带苞。即花蕾饱满未开放,中部金黄,两端嫩绿,顶端乌嘴,尖嘴处似开非开。

成熟的花蕾一旦见到阳光, 很快就会绽放,这就决定了,采摘黄花的最佳时间是开花前一两个小时。过早是青蕾,稍晚则汁液流出,所以,为了享受忘忧美味,就必须与时间赛跑。花农往往入夜两三点开始采摘,早上七点还能追赶一部分,到了上午十点,就不得不放弃。这时候还没开花的花蕾,当天多半也开不了, 并非采食的好时机,可以再长长。

是不是非常浪漫?原来入口的黄花菜,原本是几小时后就要绽放的花蕾。我们看到的美丽花海,竟是花农输给阳光的幸运儿。尽管这些幸运儿,也仅仅只有一天的绚烂。

是不是有点内疚?我们让一朵花错过了一生的灿烂,让它在期待中落寞,在激动时平静,只剩下对枝头的留恋。

不过,你知道更让人感动的是什么吗?每一朵花儿离去后, 每一支植株被采后,会不计前嫌, 不念过往,不畏将来,再次萌发新的花苞。日日复月月,走过整个盛夏;月月复年年,坚守无数春秋。

植物于人,往往有三种价值, 或观赏、或食用、或药用。像黄花菜这样三者兼具,且三种价值的表现不分伯仲的,十分少见。

更难得的是,黄花菜明明可以靠颜值取胜,像其他萱草那样,昂首朝阳,肆意绽放,可是,它却选择了牺牲自我,把最绚烂最辉煌的渴望,深深地埋在了日出前的暗夜里,直面一次次疼痛, 忘却一次次伤害。选他人之不敢选,做他人之不能做,只为更大贡献、更多价值。

把眼泪种在心上,会开出勇敢的花。这世上哪有不受伤的人,只有不断痊愈的心。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,千钧一发,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拥有隐形翅膀。能笑看风云,都曾千疮百孔。能活出自我,都要有所为有所不为。

为什么文人钟情忘忧草?不光因为其药食之实用,也不仅是忘忧之传承,更在于其品格之高贵。她的美,不是用来炫耀的; 她的淡然,是值得细细品味的; 她的温婉,给了我们太多遐想和期待。

最美味的药材,最浪漫的表达,最得体的配菜,最强大的生命力,最可贵的牺牲精神。是风景,是美食,是良药,更是精神家园,是历久弥新的文学形象。

黄花菜,忘忧草!

黄花忘忧,何以疗愁?守心如一,无忧可忘。

 

相关链接

时时彩最快开奖